不让孩子打 HPV 疫苗的父母们,他们的主要顾虑都是什么?

  • 时间:
  • 浏览:7

主要是认知出现了不足或偏差,但医生也有机会提高接种率。

HPV 疫苗被建议作为常规儿童疫苗接种系列的一部分,不同研究表明,它对未感染 HPV 的人群有高度有效性,且非常安全。但在 2017 年,美国只有 53.1% 的女孩和 44.3% 的男孩在 17 岁前完成了建议剂量的接种,相比之下,有 88.7% 的儿童接种了破伤风、白喉、百日咳(Tdap)疫苗。

《青少年健康杂志》(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本月发表的一项研究调查了其中的原因,结果发现,比起担心接种 HPV 疫苗会鼓励孩子乱交——这是医生经常引用的一个原因——安全问题、缺乏必要知识及医生建议才是父母选择不让子女接种的主要理由。

调查还发现,女孩父母不同意接种疫苗的主要原因相对稳定,但以孩子性活动尚不活跃为理由的人数从 19% 降到 10%,减少了将近一半。

男孩父母给出的几个主要原因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尤其是性别原因,由 13% 降到了 2%。但值得注意的是,担忧安全性的人数比从 2010 年的 5% 上涨到 2016 年的 14%。

由于这些理由是从家长们的开放式回答中分类得出的,彼此间难免有重叠之处。不过归根结底,如果增进了解,家长们可能会发现,其中的多数不过是误会。

以安全性为例,世卫组织全球疫苗安全咨询委员会(GACVS)定期审议 HPV 疫苗的表现,在 2017 年 6 月的最新评定是“非常安全”(extremely safe)。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则指出,大部分接种对象的不良反应较为轻微,比如局部疼痛、红肿,全身反应主要是头晕、头痛和恶心。中心表示,经过大量临床试验,自己与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都认定 HPV 疫苗安全有效。

而上述论文作者、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助理教授 Anna Beavis 建议,接种 HPV 疫苗的医生应该向父母强调,HPV 疫苗具有预防癌症的巨大潜力,并且具有十多年的安全记录。

“我们认为所有医生都需要成为这种疫苗的推广者,这种疫苗有潜力每年预防数万例癌症。(医生)提供强有力的建议是提高疫苗接种率的有效方法。”

此前,也有其他研究调查了 HPV 接种率不高的原因,尽管数字有浮动,但也大都强调了医生的责任。其中 2014 年的一项发现是,大约三分之一的女孩父母和一半以上的男孩父母表示,医生并未建议他们的孩子接种 HPV 疫苗,作者称之为“令人担忧”。另一篇论文中,父母未给女儿接种疫苗的最常见原因是缺乏医生建议(44%)。论文作者、波士顿医疗中心的妇科医生 Rebecca Perkins 博士总结道,“当医生把(HPV 疫苗) 说成是与普通疫苗不同的东西时,家长们就会开始担心。当表述换成,‘这是一种普通疫苗,它很重要,能预防癌症,你今天需要这三针’,成功率要大得多。”

不过,诸如缺乏安全性、必要性的偏见存在,也都该由医生们(或媒体)承担责任吗?

一篇名为《中国公众对 HPV 疫苗的认知与接受度调查》的论文通过采访南京 26 名适龄接种者,发现受众对 HPV 疫苗的接种意愿较高,但实际执行力偏低。除去知识、媒介信息素养的不足,论文分析,阻碍接种的还有心理认知上的偏差。这包括乐观者偏差,即认为自己不太可能患上宫颈癌;时间偏差——觉得不必关心中老年才可能发现的病症,或在国内疫苗尚未普及、或没有持续信息输入时中断了关注,以及确认性偏差,指在排斥 HPV 疫苗后选择性地关注或理解、接受相关信息。

价格是文章提到另一个阻滞因素。以江苏省为例,完整接种三针需要两三千元(注:指二价、四价,九价三针价格约 4000 元)。此外,社会文化中对性的避讳和刻板印象,也使公开自由的讨论变得艰难,有些父母还会忧虑子女风险性行为增加,甚至还有将 HPV 污名化、对接种者胡乱猜测的情况。

世界范围内的其他研究,也指出了一些制度上的影响因素,例如:HPV 疫苗是否已纳入国家计划免疫、 医保类型、对医疗体系的信任程度等等。

顺便一提,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建议 27 岁以下的女性、与同性发生性关系的男性、变性者及患有免疫缺陷的人士,以及 22 岁以下的男性接种 HPV 疫苗,但尤其推荐 11-12 岁青春期前的儿童接种,并给出了以下六个原因,可供参考:

题图来自 GIPH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