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語」在日本,每月加班300小时才会被说“太拼”!

  • 时间:
  • 浏览:8

这个加班文化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东京大学毕业,进入日本最大广告公司日本电通工作。在旁人看来或许是人生赢家的高桥 matsuri,却选择圣诞节在员工宿舍自杀,而她工作还不足一年。10 月 7 日,高桥母亲召开新闻发布会,辩护律师表示劳动基准监督署认定高桥属于过劳死。

高桥母亲在发布会上握着女儿遗照含泪表示:“女儿已经不会再回来了,没有工作比生命更重要,希望这样的事情不要再次发生”。照片里的高桥是个十分秀气的年轻女孩,再加上名校毕业进入一流企业工作的背景,使得这桩过劳死自杀事件备受关注。

新闻发布会上被公开的高桥 SNS 留言有些触目惊心:“已经失去了想睡觉以外的情感”、“周末都必须去上班,真的很想死”、“不想去上班,一天能睡 2 小时都是高质量睡眠了”、“被男性上司取笑不像个女孩,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被上司说加班的 20 小时对公司毫无意义”。

巧合的是,日本厚生劳动省在同一天发布了首部《过劳死白皮书》,《白皮书》显示 22.7% 的日本上班族每月加班时间超过法律认定的 80 小时过劳死标准线。36.9% 的正社员(即正式职员)认为自己累积了相当多的工作压力,还有近 5 成正社员感到自己睡眠不足。

日本经济腾飞期出现了为了工作可以放下家庭的“企业战士”。“你能 24 小时作战吗?”的广告语至今广为人知,功能饮料 regain 在 1988 年投放的这则广告了描绘了 80 年代可以 24 小时为企业工作的日本上班族群像。在泡沫经济时期,上班族每月加班 100-200 小时被认为是理所当然,加班超过 300 小时才会被人劝上一句“你工作有点太拼了”。

现在的年轻人并不乐意 24 小时为公司作战,常会自嘲是“社畜”(公司豢养的家畜)。从“企业战士”到“社畜”,需要长时间加班的职场氛围不曾改变。尽管近些年日本企业人事制度已有松动,但终身雇佣、论资排辈升职涨工资的“年功序列”依旧影响深厚。高桥事件经媒体报道后,武藏野大学教授长谷川秀夫表示“加班才超过 100 小时就自杀有些可笑”。虽然长谷川事后发文道歉,但不难看出根深蒂固的“加班是美德”认知。

终身雇佣、年功序列讲求的是稳定。一般欧美企业会按照景气度选择招聘或是裁员,日企则倾向内部消化工作量增减。我们曾在大学生就职活动提到过,绝大多数日本企业通过“统一录用”方式招聘应届毕业生,中途录用(即招聘有工作经验的职员)并不那么主流(这也可能是为什么高桥忍受高强度加班而不选择辞职跳槽)。在经济不景气时日企会尽可能避免裁员,一旦工作量增加,比起招点新人现有员工一起加班才是首选。

相较于欧美企业,日企工作分工也不太明确,日本人更喜欢能够灵活应对各种突发状况的全面型员工。由于无法明确判断每个人的工作内容,工作时间长短就成为了上司判断下属是否工作认真的标准。《东京新闻》调查了横滨市市役所(可理解为市政府,居民可在市役所办理各种行政手续)职员的加班时间,发现加班时间越长越能升职,为了升职大家只能默默被“加班”。

日本人的“完美主义”也导致了他们总要加班。《日本经济新闻》曾做过一项调查,31.6% 的受访者表示“低效的会议和准备资料”是造成他们加班的首要原因。会议上上司可能会问到的问题需要准备,为了以防万一不太可能用到的资料也需要准备,总是一片沉默得不出结论的会议也侵占了正常的工作时间。此外,为了确保客户满意度,日企还会花费大量人力去处理客户投诉 。

有真的因为工作量太多不得不熬夜加班的上班族,也有一群尽管不想加班,为了加班工资选择慢慢干活整天“磨洋工”的上班族。在《日本经济新闻》的调查里,有 12.7% 的上班族表示“没有加班费只靠基本工资没有办法生活下去”,所以哪怕归心似箭也只能待在公司里坐着。

近年来,日本政府时常鼓励女性踏上职场、呼吁上班族多多使用年假。可源头的工作时间太长总要加班问题无法解决,“女性经济”也好,“1 亿总活跃社会”也罢,终究只是假设。

题图来自 The Japan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