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MON LEE:想在秀场让理想主义和虚无主义达成和解 | 上海时装周

  • 时间:
  • 浏览:7

“不是每一位独立设计师都需要迎合趋势。”

“如今这些秀肯定是为了卖衣服。我懂这个。但曾几何时,办秀是为了说服人们理解某种幻想(fantasy),再把它的服装版本卖出去。我怀念那时候。”加拿大超模 Coco Rocha 对美国《女装日报》记者 Booth Moore 感叹道。这是 3 月 1 日,巴黎时装周期间。她坐在山本耀司 2019 秋冬系列的秀场,为还有设计师仍愿意用秀场造梦、而不只是卖货,感到开心。

Coco Rocha 说得没错。当然,这不是说商业化不重要。但在越来越多设计师需要一年做 6 个以上系列、参与各类品牌联名、接受电商和社交媒体洗礼的当下,很少有人再提起 Alexander McQueen 和 John Galliano 等人仅靠一场十几分钟的走秀带来的震撼。消费者和投资人都显得没什么耐心;虽然他们越来越拥抱花式繁多的营销,但却难以区分一场深思熟虑的秀和一场故作玄虚的秀之间有什么区别。似乎也没必要区别:从消费社会的标准来说,书店就是零售业,时尚也是。“能不能卖货”或者“值不值得买”,这一个检验标准就够了。

但李东兴总是试图在他的男装和秀场里探讨一些严肃的话题,虽然有时被评价为“难懂”。

3 月 29 日,在独立设计师展区 XCOMMONS,XIMON LEE 连续第三季呈现了它概念化的时装演示。

上生新所 7 号楼的木地板铺上了红色长毯,两个价值观对立的精英社团正在进行一场谈判。一派身着改良后的灰蓝色中山装,收腰方式参考了前苏联军装,颈间戴着蓝色丝巾,代表虚无主义;一派身着酒红色金属拉丝尼龙材质双排扣外套,肩膀的廓形被前拉,交叠的衣领呈红色,代表理想主义。作为第三方出现的证人们则围在四周,站在灯光以外,身着水泥灰调的功能性改良制服套装。

按照通稿中的介绍,他们正在就一份停火协议谈判。最终的结果自然会是理想化的:虚无主义和理想主义将最终和解,灰蓝色中山装与红色双排扣外套握手言和。

这个 28 岁设计师出生于中国韩裔家庭,在香港长大,从帕森斯设计学院毕业后在纽约待过一段时间。因为觉得那里生活成本太高且没有太多人情味,他又搬到了柏林。

和其它备受瞩目的年轻设计师一样,他的才华受到过一些奖项的背书:H&M 设计大奖男装部门获奖者、LVMH 大奖入围者、《福布斯》“30 under 30”榜单中的三十人之一、在 GQ Presents 的赞助下登上伦敦男装周。但李东兴没有急于扩张(当然,也未知是否有很多人找他扩张)。根据《风度 Men's Uno》去年的采访,XIMON LEE 只有三个固定员工,除了设计师自己只有两个版师,一个负责秀款样衣制作,另一个负责商业款。

“……千禧一代通过图像快速的传播与刺激,他们可以在手机上进行消费,同时大牌通过这样的营销也可以刺激市场……但以上不代表每一位独立设计师都需要迎合这一趋势,并且我本身也没有被时尚博主的审美给影响到。我自己筛选图像,自己管理社交媒体,自己做平面和视觉,这些不受公关公司控制,对我自己来说就像是画廊一样自己经营。“他在去年 4 月接受《周末画报》采访时说。

讨论一名有才华的设计师是否需要以及如何找到一位匹配的商业合伙人是一个复杂的话题。至少从目前来看,李东兴还是专注于他想表达的概念上。

题图、配图由 XCOMMONS 提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